侯建臣:父亲猫

来源:  编辑:   时间:2018-05-24 10:55:21

  
 
 
      有一次我问父亲:你会老吗?父亲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那时候我还小,父亲还是壮年。对于老的概念,我没有,父亲估计也不是很明确。  
  我是看到了坐在村子一个南墙根下的老人。那是一个曾经很强势的老人,一直以来感觉到村子里没有人不怕他,就连他家的狗都厉害。那是一只高高大大的狗,全身长满了黑毛,却在两只眼睛的中间有一块白毛,像是长着三只眼睛。那狗的眼睛一睁,阴阴的,射出凛冽的光,站在他家院子里叫喊,声音能传遍整个村子。  
  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这个老人的身子佝偻了,眼神里再没有以前的霸气了。他家的黑狗也不知道在哪一天,悄悄地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躺下去了。所有的狗都是这样的,无论曾经多么凶狠、强悍过,无论多么让人害怕过,总会在某一天,晃着老迈的身子,离开主人家的院子,到一个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慢慢地倒下,最后看一眼来时的路,或者再看一眼天,头一歪,永远地把眼睛闭上。  
  那个老人也坐在南墙根下了,南墙根下总会有一片淡淡的阳光,照了一年又一年。他身上散出来的老迈之气,让阳光都显得老而陈旧了。 
  看着那个老人,我突然感到莫名的害怕,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那样的。好像是,昨天或者前天,他还是原来那个强势的老头。 
  然而是,在突然的某一天,父亲也老了。  
  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这个从口外背回过一口袋莜麦的人会老,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这个曾经拉着大锯一个上午就把一棵大树拉成木板的人会老,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这个东家进西家出让好多不认识的男女变成夫妻的人会老,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这个把古书变成嘴里的故事丰富了村里人生活的人会老…… 
  然而,他是真的老了。他总是偎在炕上,像一只猫,很容易就让人忽略了。  
  是老屋子了。老屋子的温暖厚厚的,厚得跟老屋子的年龄一样,厚得跟老屋子的墙皮一样。然而,父亲总是喜欢偎在老屋的厚里,这么多年了,他把老屋的厚当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怀抱了,或者他把老屋的厚当成一堵或者好多堵可以让他疲倦的心依靠的墙了。  
  老屋的墙角、老屋的梁柱、老屋的窗棂、老屋某一个墙角上面挂下来的尘埃……都是厚厚的。在那厚厚的什么的背后,总会藏着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影子,总会藏着一个故事或者若干个故事。我经常看到父亲蹲在老屋的某一个地方,有时候是灶台边,有时候是后墙根,有时候是一个豁了口子的大黑缸边,抽着烟,不说话。蹲的时间长了,就像是本来就在那个地方放久了的一个什么物什。如果不是那一缕烟偶尔冒出去,或者黑暗中那一点火星一闪一闪,他真的就成了一个什么物什。而他面朝着的,永远是某一个方向,那就是靠在后墙根的柜子。在那个老柜子上,有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个是他的祖父,一个是他的父亲。 
  好多时候,回忆就是一堵墙、一根梁柱、一个窗棂或者某一个墙角上面挂下来的尘埃……这些东西让回忆变得厚厚的。但在厚厚的回忆的后面,总是有一双或者好多双眼睛,无论你在随便的一个什么地方,那双眼睛或者那好多双眼睛都在看着你。  
  父亲不会再蹲在某一个地方抽烟了,他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岁月却也把他像一根烟一样,一下一下地抽掉了。  
  家里还有一只猫,偶尔会和父亲蜷在一起,但大多数时候,是蜷在离父亲很远的地方。随便进了家,总能听到“呼噜呼噜”猫念经的声音。细细地听,不是一只猫,而是两只。一只在炕的这一边,一只在炕的那一边。偶尔,会有一只停止了“呼噜”声,欠一欠身子,微微地抬起头来,看看。目光是空空的,根本没有装进什么东西去。接着,就又把头偎到某一边,“呼噜”声再起。  
  听不懂那只猫呼噜后面的内容,猫和人的中间总是隔着什么。  
  也听不懂父亲呼噜后面的内容。当呼噜变成一个人的最后状态,没有一条通道,可以让我们走到呼噜的后边。 
  父亲和那只猫,也都有爬起来的时候。只是父亲的动作非常缓慢,像是要故意把这个过程延长。而那只猫则不一样,它爬起来,伸一伸懒腰,把舌头伸出来,舔一舔嘴两边,然后“噌”地一下射到地下去。他和它是要解手了。那只猫会从堂屋的猫道蹿到院子里,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如果门关着,它出不去,就到堂屋的柜子后边,挖一个小土坑,解决完了,再用土埋上。父亲先是慢慢地下地拄着棍子挪到院子里去,也不用人扶着。后来慢慢没有力气了,只好挪到地上,坐到墙角的那个椅子上。 
  猫有一个习惯,解手的时候,不让人看到。父亲也是。一开始父亲避着别人,但随着身体越来越不行,有些事已经无法顾及了。人的尊严,是随着身体的逐渐衰弱慢慢地失去的。我经常会在无意中听到父亲无奈的叹息声。 
  听到家门打开的声音,那只猫会兴奋地跳到地下,它是要急着吃东西了。而父亲,则微微地睁开眼睛。父亲眼中的光会一下子亮起来,然后露出孩子一样的笑来。他看到了儿子、女儿,或者孙子、外孙,他见到了他时刻都想见到的人。他的目光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再一次亮起来。  
  有一天,我站在地上,看着蜷在炕上的猫一样的父亲,忽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我想起了我跟父亲说:你会老吗?父亲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那一刻,我真想再一次弯下身子,问问父亲。然而父亲已经用他猫一样的“呼噜”声回答我了。

哆达一下您儿此刻滴心情:

大家都爱看

田相臣《大同夯土长城》摄影作品展6月23日开幕

田相臣《大同夯土长城》摄影作品展6月23日开幕

  【大同夯土长城】 你从未曾有过的感觉……摄影家田相臣用十年时间将它的容貌展现于世人,6月23日大同和阳美术馆收藏展等~着~你!  2018年6月23日上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大同市...更多

2018-06-20 10:34:09
谈谈城市缺水、节约用水那些事儿

谈谈城市缺水、节约用水那些事儿

  本月初,我市部分区域再次出现间歇性供水现象,部分居民家中出现水流小或断水情况,给生活造成不便。  大同,一座饥渴的城市  大同晚报2018年6月5日截图  2017年停水通告,似乎每...更多

2018-06-19 09:02:18
大同南站、阳高南站、天镇站站房建设全面开工

大同南站、阳高南站、天镇站站房建设全面开工

  大张高铁山西段房建工程开工  6月11日,大张高铁山西段房建工程开工动员会在大同举行,这标志着大张高铁向2019年底开通运营目标又迈进一大步。  大同南站是晋北地区最大的高铁车站,...更多

2018-06-14 14:27:35

“不忘初心”大同籍知名画家精品展在北朝艺术博...

6月8日,“不忘初心”大同籍知名画家精品展在北朝艺术博物馆开展,现场展出王飞、王保才、康美等16位在京发展的大同籍画家的...更多

2018-06-09 18:44:47

电动车即将全国整治!不仅要上牌还要考驾照,违...

  当汽车从曾经的奢侈品,变成了如今的家庭出行标配时,虽然极大的方便了消费者的出行条件,但也因为汽车保有量实在是太高...更多

2018-06-04 15:29:09

大同上榜中国城市品牌评价(地级市)百强名录

  日前,由人民日报社、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指导,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社主办的2018中国城市大会在人民日报社召开。会上...更多

2018-06-04 10:57:15

问策大同,服务社会——市企划学会换届以来工作综述

大同市企划学会(DESA)是经山西省大同市民政局、社科联审批注册成立的地区性企划组织、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非营利性社...更多

2018-05-30 11:29:54

大同市平城区、云冈区、云州区今日正式揭牌

  2018年2月、4月国务院、省政府分别下发关于同意我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  根据批复,同意撤销大同市城区、南郊区、...更多

2018-05-29 15:34:17

大同首部微信评书《人民市长》今日激情开讲

5月27日上午,全国第一部微信长篇评书《人民市长》真人现场版开机仪式在大同市云冈茶庄举行,来自全市各界的专家、学者及市民...更多

2018-05-29 11:4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