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频道 > 佛都 > 张焯:《全真道与云冈石窟》——佛道之争,全真教的“碧霞洞”为何敢开进云冈石窟?

张焯:《全真道与云冈石窟》——佛道之争,全真教的“碧霞洞”为何敢开进云冈石窟?

 2018-09-18 11:48:06  来源:云冈石窟官微   编辑:xiaoqing


 
  全真道,是道教的主流教派,由王重阳祖师创建于北宋末年,师承钟离权、吕洞宾 。云冈石窟,佛教圣地,是世界佛教石窟雕刻艺术的巅峰之作。一个是道,一个为佛,有道是自古佛道不同山,二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和纠葛呢?
  本期推出的,是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的文章:《全真道与云冈石窟》看看当年佛道二教如何在云冈斗法。


 
  ▲飞越山西之云冈石窟


  全真道与云冈石窟
 
  云冈第2窟外壁上方,残留着摩崖题额“山水□清□”五个大字;下方的明窗西,镌有“云深处”径尺三字;靠近第3窟,上方有一石室,门额题“碧霞洞”三字。
  这些遗迹,显然不是北魏刻石,而系后代增凿;也不似佛僧所为,而属于道教之物。


▲第2窟明窗上方“山水有清□”
  
  “碧霞”乃碧云、青霞之意,多见于宋元诗词中,描述的是道家闲云野鹤式生活的一道风景。洞,是道人居住之所,所谓“洞天福地”也。
 
  在道教诸神中,有曰“碧霞元君”,传说是东岳大帝之女,北宋真宗时封为“天仙玉女碧霞元君”。碧霞洞,当系碧霞元君所居洞府。
 
  见于史志,道士隐居的碧霞洞不止云冈。长春真人丘处机再传弟子、云州金阁山(今河北赤城西北)灵真观的洞明子祁志诚(1219~1293)诗云:“靠山偎水构一窝,溪田自种几千科”;“深隐碧霞无伴侣,高山流水作比邻”;“碧洞深藏无限景,孰知蓬岛在人间”(《道藏·西云集》)。祁真人出山前,隐居于碧霞洞。清乾隆《凤台县志》卷17载《宿仙山朝元观题示》诗:“仙翁得仙事惝恍,碧霞洞主元元孙。”作者李俊民(1175~1260),状元,山西泽州人;凤台县,即今晋城市;碧霞洞在朝元观内。又,清光绪《山西通志》卷161《方外录》:“姜善信,赵城人。礼莲峰真人靳道元为师,隐居碧云洞,十年块坐一龛。中统间,世祖南伐,驻师驿亭,召善信问行师事,特陈仁义之举。”世祖,即忽必烈;南征,在其即位建元以前的宪宗蒙哥汗时(1251~1259);碧云洞,清道光《霍州志》卷22作“碧霞洞”。
 
  上述河北赤城、山西晋城、霍州三处碧霞洞,都出现在金元交替的蒙古国时代


▲第2窟明窗西侧“云深处”
  

▲“云深处”周围残留的一些文字
  
  云冈石窟的碧霞洞,居中开门,两侧各一窗,上部复有三窗,造型与北魏石窟迥然不同。外壁有一对梁孔,证明当年临崖架建过堂宇;洞中四壁也有梁孔遗迹,大约是为了搭建二层,一为供奉道家之神,二为隐士居住之处。
 
  “云深处”、“山水□清□”所在的第2窟,有水出焉,明清号曰“石窟寒泉”,最为云中(大同市旧称)胜景。寒泉窟与碧霞洞,下临深溪,上揽白云,俨然一处道家崇尚的“青山云水窟”(李俊民诗句)景致。
 
  云冈石窟被道人辟为仙境,碑碣无存、方志未载,不知始于何年。若就三处石刻的风化程度,比较清代摩崖题记分析,大致可以推测为明代以前,极可能与前述三处碧霞洞的时代相当。
 
  对此,有一旁证可资参考。在云冈第33窟北壁,留有元代若干墨书游记,日本国水野清一、长广敏雄《云冈石窟·金石录》记至元年间(1264~1294)一则曰:“鲁班造就石佛山,不见僧人□自记。”这条竖书游记,写在菩萨弟子的右肋部,今天犹存。
  为什么元初游人到云冈没有看到和尚,而特别留言慨叹?令人深思。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种:一是兵荒马乱,僧人逃遁,古寺荒废;二是佛山改换门庭,竟为外道居止。
 
  检阅经籍,历史昭然。
 

 ▲碧霞洞
 
  翻开中国宗教史,佛、道二教斗争与消长此起彼伏,而总体上释教占据绝对优势。到在北宋真宗朝,特尊道教,大修宫观,老氏盛极一时。金兵破汴梁(今河南开封),灭北宋,国界南推,北国道教始重。
 
  大同地区,自北魏平城时代,寇谦之道教昙花一现,随后形成以云冈石窟为主的佛教中心。后世或为边疆,或为游牧民族盘据,往往胡汉杂居;佛教因本胡教,始终被当地居民尊奉。特别是契丹辽朝、女真金朝,立大同为西京,对云冈石窟、华严寺、善化寺等庙宇都进行过大规模的修建。
 
  大约金初开始发生些许变化,北宋神霄派传人元真子张侍宸被迎至云中,住持开元观;后来,其徒青霞子阎德源继任。阎氏在大同城西筑玉虚观,后受命提点中都十方大天长观(今北京白云观);大定二十九年(1189)死于玉虚,《墓志铭》曰:“使太上之教丕阐于朔方者,先生之力也。”(大同市博物馆藏《西京玉虚观宗主大师阎公墓志》)。可见,直至金代玄风北渐,道教才在雁北地区站稳脚跟。


▼石雕狮子    (金代阎德源墓出土)
  
   ▲石雕八卦香炉(金代阎德源墓出土)
  



  ▲豆青釉暗纹长颈瓷瓶、白釉瓷罐、白釉印花碟(金代阎德源墓出土)

  自金大安三年(1211)成吉思汗大举南伐,到忽必烈至元元年(1264)定都燕京(今北京市),逾半个世纪,是中国北方极为混乱、黑暗的时期,同时也是道教特别是全真道大发展的时期。
 
  蒙古大兵压境,西京大同率先陷落,金源氏被迫自中都南迁汴梁。1217年,蒙古统帅木华黎于燕(今北京)、云(今大同)建立行省,分兵太行山两侧南征。十七年后(1234),金朝灭亡,北中国沦入蒙古贵族分割统治之下。在那兵燹连年、生灵涂炭、风雨飘摇的岁月来临之际,金人王喆(王重阳)创立的全真道,以道释儒“三教归一”为旗帜,经弟子马丹阳、谭处端、丘处机等“七真”大力推行,在北方民间迅速形成一大潜在的政治力量。
 
  1219年冬,成吉思汗遣使赴山东莱州,召请长春真人。明年春,丘公率十九弟子北上,经燕京,涉山后西行。1222年,到达西域雪山(今阿富汗境内),丘公劝以敬天爱民、清心寡欲,得到大汗的赏识,被尊为“神仙”。第二年,派兵护送东归,赐虎符、玺书,命掌管天下道教,尽免全真道差税。
 
  1224年,丘公还居燕京天长观。据《元史·释老传》载:“时国兵践蹂中原,河南、北尤甚,民罹俘戮,无所逃命。处机还燕,使其徒持牒招求于战伐之余,由是为人奴者得复为良,与滨死而得更生者,毋虑二、三万人。”一时间,“玄风大振,四方翕然,道俗景仰,学徒云集”(《道藏·云山集》),全真道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


▲王重阳画像
  

▲武昌长春观内的壁画“全真七子图”
  
  丘处机在西京(辖今晋北、蒙南、冀西北)一带,留有深深的足迹。
 
  《道藏·磻西集》中,有他答《岭北西京留守夹谷清神索》诗一首:“东海疏狂犹目断,西京留守未心开;去年奉敕三冬往,今夏赍书九月来。北地官荣何日罢,南山道隐几时回;直须早作彭城计,燕国家风自不隤。”夹谷清神,《金史》作“夹谷清臣”,大定二十六至二十八年任西京留守;此前为陕西路统军使,兼知京兆府事,曾邀丘公赴终南山刘蒋村主持修葺王重阳故庵。该诗,约系大定二十八年(1188)丘公奉旨主持燕京万春节醮事毕;秋后,归终南山,途经大同时所作。诗中,既表达了丘公对燕、云北方道教发展前景的忧虑,同时也透露出云中之地道业未昌的现实。
 
  时隔三十五年(1223),丘神仙由雪山返回西京汉地,则一扫往昔的惆怅气息,换作一派受命钦差、救民水火的慷慨。七月“九日至云中,宣差、总管阿不合与道众出京,以步辇迎归于第。楼居二十余日,总管以下晨参暮礼,云中士大夫日来请教,以诗赠之:‘得旨还乡早,乘春造物多;三阳初变化,一气自冲和。驿马程程送,云山处处罗;京城一万里,重到即如何!’……又闻宣德以南诸方道众来参者多,恐随庵困于接待,令尹公约束。付亲笔云:‘长行万里,一去三年;多少道人,纵横无赖!’……八月初,东迈杨河,历白登、天城、怀安,渡溃河,凡十有二日至宣德。元帅具威仪出郭西,远迎师入居州之朝元观,道友敬奉,……有云:‘王室未宁,道门先畅;开度有缘,恢弘无量。群方帅首,志心归向;恨不化身,分酬众望。’十月朔,作醮于龙门川。望日,醮于本州岛岛朝元观。十一月望,……醮于德兴之龙阳观。……十二月既望,醮于蔚州三馆。……甲申之春二月朔,醮于缙山之秋阳观。”(《道藏·长春真人西游记》)。
 
  丘公在山后大同、张家口一带盘桓半年多,开演法会,宣道度民,西京州县成为他作为官方教主的首善之地。


▲丘处机画像
  
  1227年丘长春死,门徒清和子尹志平、真常子李志常相继接任,全真道达到鼎盛。
  先是,蒙古大举“兵火已来,精剎名蓝率例摧坏。”(元《至元辩伪录》,下同)。丘神仙载誉归来,各地全真教徒大建宫宇,多改废寺为观。“始居无像之院,后毁有像之寺;初夺山林之精舍,……以修葺寺舍、救护圣像为名。居之既久,渐毁尊像,寻改额名。”“打佛像而安老像,废菩萨而作天尊。……京城及内属州县,占夺寺舍,侵植田园,磨毁碑幢,损灭佛像。……其余东平、济南、益都、真定、河南、关西、平阳、太原、武朔、云中、白霫、辽东、肥水等路,打拆夺占,碎幢磨碑,难可胜言,略知名者五百余处。”
 
  涉及山后地区,《辩伪录》载:“西京天城毁夫子庙为文成观;……太原府丘公弟子宋德芳占净居山,穿石作洞,改为道院,立碑树号;……(混)[浑]源西道院本崇福寺,道士占讫。……德兴府水谷寺,旧来佛像及十六罗汉,并是石作,妙尽奇功。兵火之后,无僧看守,有诸道士窃而居之。日久绵远,恐僧争夺,故泯其迹,遂毁诸像,填于水堑。”
 
  天城,即今天镇县,改孔庙为道观,约在丘公掌教时;净居山道院,即今太原龙山石窟,开凿于1234年;德兴府,即今河北涿鹿。祥迈《辩伪录》,因主述燕京地区全真道改寺为观之事,故对其它地区除几例重点提及外,只是泛泛而言云中等路“打拆夺占,碎幢磨碑,难可胜言,略知名者五百余处。”不过,仔细考察这段历史,我们还是能够发现全真教在大同一带发展的轨迹。
 

▲太原龙山石窟
  

▲龙山石窟虚皇龛
  由全真教宋德芳(道号披云子)主持兴建
  
  ▲龙山石窟三清龛
  由全真教宋德芳(道号披云子)主持兴建

  ▲龙山石窟卧如龛
  由全真教宋德芳(道号披云子)主持兴建

  ▲披云子自赞龛
  由全真教宋德芳(道号披云子)主持兴建

  ▲七真龛
  由全真教宋德芳(道号披云子)主持兴建
 
  《道藏·甘水仙源录》卷6《浑源县真常子刘君道行记》:“癸未秋,真人丘长春入觐回,君执弟子礼,迓诸银海之东。……因授秘诀,加号真常,令筑室西京。未几,推为道官长。游戏十年,庭无一讼。逮长春仙蜕,清和绍休,尤与君相得。”银海,盖今内蒙古凉城的岱海;刘真常(字道宁),原本行道于浑源恒山,经丘公收归全真;尹清和,随丘师东归后,住持缙山(今延庆县北)秋阳观、德兴龙阳观、上谷烟霞观,布教于武川(在今宣化)以东的山后地区,故与刘真常友善。
 
  1227年,尹清和继掌道门。1235年前往终南山全真祖庭(在今西安市西南四十公里的户县祖庵镇),“由云、应南下,所至原野道路,望尘迎拜者,日千万计;愿纳宫观为门弟子者,若前高之玉虚、崞县之神清、定襄之重阳、平遥之兴国,咸请主于师。”(《道藏·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下同)。道教各宗枝,纷纷投附效忠。其中,主动让贤的崞县(今原平崞阳镇)神清观住持云阳子柳志春,即马丹阳弟子薛知微(1150~1232)之神足。薛氏一生,“度门弟子数百人,唯侯志忍、柳志春、唐志安、范志冲四人为入室,皆立观度人于河东、云、应间,为当代之高道。”
 
  从《道藏》相关记载推测,唐志安、范志冲约在丘公归西京后,来到大同、应县一带仙居。1236年春,尹道统规度祖庭宫观;“既而,被命于云中,令师选天下戒行精严之士为国祈福,化人作善。”(《甘水仙源录》卷3)。西京大同全真教再掀高潮。《甘水仙源录》卷8云:“全真为教,始以修真绝俗、远引高蹈、灭景山林,如标枝野鹿,漠然不与世接。……终之,混迹人间、蝉蜕泥滓,以兼善济物为日用之方。”可见,云冈碧霞洞及其道观,属于全真教初期作品。开山架阁,工程非小,可能与清和道主亲临大同有关。


  ▲全真祖庭  西安重阳宫
  
  云冈石窟,千古名刹,而今明代以前碑碣、经幢荡然无存;金代灵岩大阁,考古发掘不见朽木灰痕,有拆毁之嫌;后世包泥像里,多有砸毁之躯。特别是第1、2窟内,佛胎外的包泥彩像,溜肩匿手,形象猥琐,表情怯懦,不类云冈庄严佛法,有似太原龙山全真道像。
  《辩伪录》讲:“兵火之事,代有废兴,未尝有改寺为观之事。”金元之际全真道入主云冈,必然是一场灾难。


  ▲云冈石窟第1窟内景

▲云冈石窟第2窟中心塔柱,东面第三层
  
  当全真道鼎盛之时,佛教声势渐复。蒙哥汗五年(1255)、七年(1257),少林寺住持福裕上表,指责全真道杜撰伪经、改庙毁佛。在西僧那摩等支持下,朝廷先后召李志常、张志敬到和林(今蒙古国鄂尔浑河上游东岸哈尔和林),与僧人辩论,道士理屈。廷命禁造、焚毁伪经,归还侵占的寺院。参与辩论的十七名道士被勒令落发为僧,中有“西京开元观讲师张志明”(《辩伪录》)者,足见当年大同府全真道之盛。
 
  同年“秋,少林复奏:续奉纶旨,伪经再焚,僧复其业者二百三十七所。”(《辩伪录》张伯淳序,下同)。不久,忽必烈即位,尊西僧八思巴为国师,佛教被确立为国教。至元十八年(1281)“冬,钦奉玉音,颁降天下:除《道德经》外,其余说谎经文尽行烧毁;道士爱佛经者为僧,不为僧道者娶妻为民。”
 
  大约此后,各地被占佛寺全部恢复,甚至出现了反侵道观之事(元成宗时弛禁,全真教复苏,归还)。二十二年(1285),“集诸路僧四万于西京普恩寺,作资戒会七日夜。”(《元史·世祖纪十》)。普恩寺,即今善化寺。云冈佛寺的重建,应在各地僧人来临之前。




▲大同善化寺
  
  关于金元之际这场佛道之争,道家耻言,释氏记述混乱,且不全面。幸赖陈垣《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一文,发微索隐,多有澄清。但是,援庵先生忽略了一位高僧。
 
  《辩伪录》记:1257年全真道士廷辩败北,“遣使臣脱欢将(者)[着]樊志应等十有七人,诣龙光寺削发为僧。”“论毕,那摩大师使西京明提领、燕京定僧判、玉田张提点、德兴府庞僧录及随路僧官,监守防送来到燕京。”
  西京明提领,即海云禅师之徒、西京大华严寺住持慧明
 
  海云(1202~1257),号也,姓宋,名印简,山西宁远(今五寨)人。早年为僧,蒙古大兵南下被俘,后入燕京住持大庆寿寺(原北京西长安街双塔寺)。1242年,“护必烈大王请师赴帐下,问佛法大意,王大悦,从师受《菩提心戒》。……奉以师礼。”(《补续高僧传》卷12)。1251年,蒙哥汗“以僧海云掌释教事,以道士李真常掌道教事。”(《元史·世祖纪一》)。六年后,卒于大同华严寺。
 
  慧明(1199~1270),蔚州灵丘李氏。今大同市博物馆存有至元十年(1273)祥迈《西京大华严寺佛日圆照明公和尚碑》,碑记:慧明早年,拜西京南关崇玄寺崇业大师,受教为徒。数年后,“决志游方,遍寻禅匠。……后抵燕之庆寿,参海云老师,一见欣然,便通入室。”1245年辞师,归隐灵丘曲回寺。1250年,代海云师住持西京大华严寺,遂重修寺院。1255年“春,庆寿虚席,燕京府僚及海云疏,命师主之。”
 
  关于明公代师提领汉地释教,住锡“庆寿三年”的事迹,我们仅知大概。第一年,立《大蒙古国燕京大庆寿寺西堂海云大师碑》;第三年,在和林参与主持释道廷辩。又,“世祖与太子屡临法筵,出内帑作大施会。”(《补续高僧传》卷25)。明公自和林归燕京不久,退隐曲回。“闲庭净几,翛然静适者数年,而华严之命复下矣。”(《元慧明传》)。至元七年(1270)二月,在华严寺圆寂。

▲大同华严寺全景图




  ▲华严寺山门、大雄宝殿、华严宝塔
  
  元虞集《道园学古录》卷48《至温禅师塔铭》云:“故太保刘文贞公,长师一岁,少时相好也。刘公厌世,故思学道,师劝之为僧,同参西京宝胜明公。既而,为世祖知遇,侍帷幄为谋臣。”刘文贞公,即元世祖时重臣刘秉忠;至温(1217~1267),与秉忠是邢州(今河北邢台)同乡;“西京宝胜明公”,约即慧明
 
  《明公和尚碑》记,慧明投西京崇业大师,“未周数载,幽致大通。……学者追崇,负帙座下。”秉忠、至温当在追崇者之列。《元史·刘秉忠传》:“后游云中,留居南堂寺。世祖在潜邸,海云禅师被召,过云中,闻其博学多材艺,邀与俱行。既入见,……世祖大爱之,海云南还,秉忠遂留藩邸。”
 
  南堂寺,又号永宁寺,在明清大同城东南隅,与南关崇玄寺相近。1242年刘秉忠随海云北上,值慧明游学庆寿,有可能经他推荐。关于至温,《塔铭》曰:“世祖征云南还,刘公请承制锡师号曰:佛国普安大禅师,总摄关西五路、河南南京等路、太原府路、邢、洛、磁、怀、孟等州僧尼之事,刻印以赐。师锐意卫教,凡僧之田庐见侵于豪富及他教者,皆力归之。……五台山清凉胜会,凡百昼夜,既得请,兴废于兵火数十年之后,师假贷以经始,……山之真容等院因以完实,而新美若此者,特其材略之余绪也。师既开山龙光,又作大都之资圣、真定之安国、汾阳之开化、彰德之光天、固安之兴化、三河之莲宫,余不能尽纪。宪宗末年,僧道士有诤,各为违言以相危,上命聚讼于和林,剖决真伪。师从少林诸师辨之,道士义堕,薙须发者十七人。道宫之复为僧者,以千百计。”温公不仅参加了廷辩,还主持了许多佛寺的收复与重建。
 
  海云、慧明相继住持燕京大庆寿寺和西京大华严寺,总统汉地释教,正值佛道斗争白热化阶段,也值佛教势力由劣转强、大规模收复失地之时,无疑是这场运动的直接领导者。
 
  史籍虽未明载他们在这方面的作为,但海云又曾住锡兴州仁智寺、燕京竹林寺、易州兴国寺、兴安永庆寺、昌平开元寺、真定临济寺、云中龙宫寺,“凡得师法乳者一十三人,落发弟子千有余人;受戒俗徒、王公贵人,不暇百数;善友信士,以千万计。”(大同市善化寺藏《佛日圆明海云佑圣国师舍利宝塔记》)。慧明“前后五迁大刹,……出家门资隶名受训者,百有余人,在家士女请名禀教者,亦千余数。”(《明公和尚碑》)。兴教护法之功,卓然可见。或许,当年海云避居西京、明公退隐曲回,其真实原因正在于此。


  ▲海云禅师石雕像
庆寿寺灵塔地宫出土 首都博物馆藏
    
  观慧明生平,承海云衣钵,门生徒孙遍天下。《明公和尚碑》曰:“嗣袭法道者七人:首曰昭冲,奉旨住大庆寿寺,承海云之道,为僧门总统;次曰义辩,住西京南关崇玄寺;次曰法钟,继住华严,堂构先业。余者各为一方法主。”
 
  各为一方法主的四位徒弟,不知住持何寺?而书写碑文的“曲回山寺住持、嗣法松庵悟圆”,约即其一。仅大弟子昭冲继住庆寿,为僧门总统一例,即非同小可。又有妙文(1237~1319)者,“蔚州孙氏子,九岁为僧,十有八畦服游学,跋涉云、朔、燕、赵之墟。具戒,抵京师,依大德明公,学圆顿之道”(《补续高僧传》卷4),后住持蓟之云泉寺、大都宝集寺。据《元史·张思明传》:“仁宗即位,浮屠妙总统有宠,敕中书官其弟五品”。妙文也曾一度出任北方佛教总统。按海云、慧明门下这批僧侣,自蒙古国时代到元朝前期,至少七八十年,一直属于中原佛教的核心领导集团,抑道兴佛,决非无所作为。
 
  在云冈石窟山上,旧有三幢墓塔。其一镌曰:“开山历代祖师:明公、﹖公、汝﹖公、喜公、□□、□□、糹﹖惠、续贵,徒宗玉、宁崇福﹖。万历十九年九月拾九日,重修见塔。释子宗禄、宗净﹖,门徒惠义、惠安,□徒﹖□□、明觉、□□。□平府石匠杨进﹖全。”(日本国《云冈石窟·金石录》)。这块《开山历代祖师》石铭,今已无存。按明万历十九年(1591)重修者,为“宗”字辈僧,上溯祖师约为七、八代,住持云冈者约10人,加上现任住持宗禄,约为11人。即便中间没有漏记,开山始祖明公,也当系元代人。
 
  此明公,从大同及云冈历史推测,应当就是慧明和尚。可惜,碑中明公以下二人的名字泐不可辨,我们无法从《明公和尚碑》阴所刻徒、孙的名单中确认其人了。


 
  考古专家 张焯
  1963年10月生于山西大同。1985年山西大学历史系毕业,1988年天津师范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文物博物专业研究馆员。现任云冈旅游区管委会主任、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著有《云冈石窟编年史》等多部著作。

 

哆达一下您儿此刻滴心情:

大家都爱看

10月16日大张高铁站后“四电”工程在大同南站开工

10月16日大张高铁站后“四电”工程在大同南站开工

  大张高铁立起第一杆  图为大同至张家口高速铁路在大同南站成功组立接触网第一杆。本报记者李兆民摄  本报讯(记者 张临山)10月16日,大同南站,日丽天蓝,大张高铁立起了全线第一...更多

2018-10-17 09:47:46
大同平城区改革开放40年记忆摄影展今日启幕!

大同平城区改革开放40年记忆摄影展今日启幕!

  描绘40年成就巨变,展现平城区改革风貌,在金秋丰收的季节里,10月16日上午,由大同市平城区委、区政府主办、区委宣传部承办的新时代 新平城改革开放40年记忆摄影展在和阳美术馆北厅隆...更多

2018-10-16 12:44:50
中国技能大赛第二届全国焊接机器人操作竞赛,中车大同公司包揽金银铜奖!

中国技能大赛第二届全国焊接机器人操作竞赛,中...

  在2018年中国技能大赛第二届全国焊接机器人操作竞赛上,中车大同电力机车有限公司3名员工分获金、银、铜奖,企业荣获优秀组织奖。  中国技能大赛第二届焊接机器人操作竞赛由国家人力资...更多

2018-10-15 09:42:07

活动预告丨10月13日、20日,2018大同火山音乐节...

一场贯穿传统与现代,流行与经典交融的文化视听盛宴。以音乐节为着力点,打造大同新的文化景观和形象,充分发挥音乐节所带来...更多

2018-10-12 21:50:07

大同大庆路杨树为道路建设让步 老杨树终成时代印记

  大 庆 路  大庆路:东起云中路,西至同泉路,平城区与云冈区之间极为重要的交通干线。由于先前的施工质量问题加上使...更多

2018-10-12 11:42:21

悬在半空的“手术” 悬空寺四十年来首次大修揭秘

本次修缮最大的难题也正是脚手架的搭建。悬空寺最高的建筑距地面59米,脚手架要搭到60米。尹刚说,沿着形状不规则的崖壁,地...更多

2018-10-03 17:00:24

饕餮盛宴! 2018中国(大同)美食大会隆重召开

每年,都有很多大同人外出拼搏每天,都有很多大同人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思念家乡味每刻,都有很多大同人用大同菜期待着家人、朋...更多

2018-10-02 12:19:41

大同城建“秋冬大会战”誓师大会在永泰门广场隆...

2018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69华诞在山西最大的城市中心广场古都大同永泰门广场大同市城建工程秋冬大会战誓师大会隆重举行永...更多

2018-10-01 18:37:00

大同首座全互通立交大桥-开源桥通车典礼现场实拍

  开 源 桥   开源街御河大桥为东西横跨御河两岸的第七座大桥,位于古都大同御河南部,北临南环桥1 8km,主塔距大张...更多

2018-09-29 13: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