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广州上千人陷入柔婷美容院骗局

  广州锦轩大厦二楼的诗婷美容店负责人正接受工商执法人员的询问 本报记者 蔡惠中 林桂炎 今晨摄

  □本报记者 杜星 许悦 程行欢实习生 黄琴

  本是为了贪点小便宜,却陷入花钱无底洞。广州数以千计的女士先是被柔婷美容连锁店以“免费体验”捕获入网,继而又被万元“终身卡”紧紧套牢。在这张大网一步步由200余家店收紧为60余家店并变身为“诗婷”后,也由可以天天美容美体,变为每周一次,再变为每月一次,直至终身卡变为废纸一张。

  近日,广州市12315热线及本报接到的上百例对“柔婷”、“诗婷”的投诉,引起了记者的关注。一系列采访中,受害者为我们勾勒出一幅“柔婷”、“诗婷”的圈钱路线图(下文仅选冯女士与王女士为代表)。

  第一步 四处派卡片 免费做美容

  2005年春夏之交,在全国四处攻城略地且屡遭投诉的柔婷国际事业集团,开始转战广州市场。广州市中华广场、王府井百货、万佳超市、好又多超市等最热闹的大商场内或附近地段,突然冒出了一家家“柔婷”美容店。逛街的女士一个不留神就被“柔婷”小姐拦截进店“免费体验”,然后被“死缠烂打”买下产品。

  冯女士在中华广场门前被派卡片的柔婷小姐拉到了店里,她本打算以没带钱为借口,做完免费美容就走人,但拗不过软磨硬缠,只好被她们跟到家里取钱买下产品。在王府井店,王女士也经不住劝说买下产品。

  第二步 推销终身卡 套你没商量

  奉为上宾的款待,热情如火的服务。在刚开始的一段日子里,柔婷店给冯女士与王女士留下蛮好的印象。唯一不舒服的是隔三岔五被动员买新产品。店长说服冯女士,“干脆补够一万元买个终身卡,以后就一分钱也不用花了。”而王女士那个店因推销不动,更是以出血价四折销售万元卡。根据卡上规定,成为了终身卡会员的她们,可以终身免费享受基础美容、美体、沐足。店长还许诺:“拿着这张卡,在全国任何一家柔婷连锁店都可以享受免费服务”。

  “在买终身卡时,我们确实怀疑过。但店长说,你绝对可以放心,‘柔婷’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服务、休闲为一体的大型化妆品集团公司。它在全国30多座大中城市有4000多家标准化国际连锁美容美体店。”店长甚至给王女士出具了一份盖了公章的终身免费服务的承诺书。两位女士不再怀疑。

  第三步 售前转售后 冰火两重天

  让两位女士没想到的是,从她们买下终身卡那一刻起,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很快,中华广场店和王府井店就分别通知她们,这两家售前店要关门了,她们必须转到东华东路售后店。与她们同时转的还有多家售前店的顾客,这些顾客过去都是就近到美容院,现在几乎全都要转乘巴士。到店第一天,新店长马上宣布:新店有水疗、奶疗等十几个新项目,所以必须重新交钱买新项目,不交钱就不能转。进退两难,王女士被逼交了9800元,冯女士交了3000元。但马上发现上当:所谓水疗不过是简陋的小屋里有个淋浴喷头,没开几天就取消了;奶疗则是剪开一小袋奶粉,将之调匀敷在脸上,王女士只做一次就不敢再做。更堪忧的是这家店的卫生状况:整个店没有窗户,空气十分污浊,洗手间因不通风而臭烘烘的;浴巾用洗衣机洗完后没处晾,在室内阴干后粘粘糊糊,许多女士只好自带浴巾。

  前店转后店,笑脸也变冷脸。这里的美容师、沐足师大多来自农村,免费培训两个星期就上岗,一个月只有几百元底薪,然后给客人美容一次提成2元,推背一次提成1元。因待遇远低于同行,又不签劳动合同,所以往往还没混个脸熟就没影了,顾客实际上成了“练兵”实验品。店长换得也像走马灯,每个新来的都要搞促销,不买就板起脸。让冯女士生气的是,她被动员买了各种减肥和祛斑产品,但完全不见效果。

  第四步 柔婷换诗婷 翻脸不认人

  真正的噩梦还在后面。

  一年后,东华东店又宣告关门,人员转移到东川路店。没过多久店长宣布,“柔婷“被“诗婷”收购。虽然员工还是那些员工,产品还是那些产品,但店长提出:柔婷终身卡的会员必须再买5瓶精油才能做美体,买3瓶精油才能做沐足。王女士只好又交4000元买精油。只有红药水瓶一半大的玫瑰精油,从“柔婷”时300多元一瓶升到近600元,迷迭香油从160元一瓶升到300元,几乎每种精油价格都提高了1至2倍。更可气的是,5瓶精油只做4次美体就用光了。

  2008年秋,东川路店又宣告关门,人员转移到东山口好又多店。这回新店长宣布,不管你原来买了多少瓶精油,都不能再做美体、沐足。柔婷终身卡必须再交3800元换诗婷项目卡,不换卡不给做。由于原来周边四五家店关闭后的会员全部收缩到了这家店,这个小店已不堪重负,店长喝令会员把本应存放在店里的产品全部搬回家去,预约电话则永远答复“已安排满了”。虽然至此冯女士已花了三万元、王女士已花了两万多元,两人均还有一大堆产品和过万元余额,但她们和成百上千的柔婷终身卡持有者一样,从去年秋天以来,就难以再迈进“诗婷”的门坎,终身卡变成废纸一张。

  ■记者调查

  捞完就走?“柔婷”全国打游击

  “柔婷”“诗婷”两者是否一家?是国际集团还是工商个体户?

  记者调查:两家的老板是一家人?

  工商局表态:如是一家涉商业诈骗

  “诗婷”和“柔婷”,两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记者首先检查了“诗婷”和“柔婷”的产品包装,发现它们均是西安润婵化妆品有限公司出品(最近又将润婵改为润婷),两个产品系列的生产许可证号码和卫生许可证号码也一模一样。

  记者近日到天河北百佳一楼新开的诗婷店暗访,边做美容边与美容师闲聊。这位美容师说,其实“柔婷与诗婷的老板是两兄弟,两兄弟的父亲是公司的董事长”。这与多个柔婷投诉者在美容院听到的说法大体一致。

  京华时报记者杨珺也曾调查过同一问题。她曾经电话联系上“诗婷”和“柔婷”系列产品的生产厂家—————西安润婵化妆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办公室一名自称姓杜的女士告诉她,“诗婷集团和柔婷集团是西安润婵的两个子公司,由西安润婵统一投资、统一管理、统一经营”。她还查询到这家公司在几年前就注册了诗婷、柔婷两个商标,商标各项细节、服务列表与目前市场上的诗婷和柔婷一模一样。

  “如果‘诗婷’和‘柔婷’真是同一家企业,那么它们借口‘诗婷’收购‘柔婷’,拒绝为柔婷顾客服务,就涉及商业诈骗。”广州市工商局法规处一位人士说。

  店长说法:是国际集团但总部不详

  记者调查:以个体工商户名义注册

遍布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