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韩府 | 是武周山,还是武州山?

大同云冈石窟所在的山冈名称,历来有两种写法,或作武周山(塞),或作武州山(塞);因之,石窟南临之河水名称对应的也有两种写法,或作武周川(水),或作武州川(水),当然,另有一个更民间化的名称:十里河。本文不讨论后者。以较常见亦较为重要的几种文献为例,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作:“武周川”、“武周塞”,北齐魏收《魏书》中均作“武州塞”、“武州山”,唐道宣《广弘明集》中作“武州西山”,《续高僧传》作“武州山”,金曹衍《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文亦作“武州山”。这两种不同的写法究竟孰是孰非,从无定说,每每令人举笔行文之际,犹豫再三,无所适从,即使落笔成文之后,亦仍是狐疑不定,难以释心,故笔者欲于之略作考订。

先看“周”,《中华大字典》说:“周,之由切,音州,尤韵。”其第一义项曰:“密也。”再看“州”,还引《中华大字典》的释义:“州,之由切,音周,尤韵。”其义项之七曰:“周也。有长,使之相周足也。见《太平御览》引《风俗通》。”其义项之八又曰“聚也。《国语·齐语》:群萃而州处。”从这里看出来,“州”与“周”不但同韵,而且同切同音,因此,在盛行通假字的古代,二者很可能长时间通假使用。另外,“聚”和“周”、“密”同义,所以,从“州”字的七、八两个义项中,更可认定,“州”字完全可做“周”的通假字的。近人许维遹教授也关于这两个字做过研究,他在校释《管子》“令夫士群萃而州处闲燕”一句时说:“维遹案:‘州’与‘周’通,《说文》‘周,密也’,《齐语》韦《注》‘州,聚也’。密、聚同义,亦以‘州’为‘周’之借字。”见郭沫若《管子集校·小匡篇》。此为又一确证。

综上所述,“周”是本字,“州”是借字,二字相通,因而,云冈石窟所在山冈名称的两种写法都可以。之所以后人作“州”者更多些,大约是由于这个字在地名上更常用,或说更象个地名罢了。再者,云冈石窟南临之十里河的古称可作“武周川”,亦可作“武州川”;可作“武周水”,亦可作“武州水”,与此同理,不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