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石囡 | 黄花拨响云州大地的琴弦

□石囡

是的,在云州,大地的琴弦总被十万亩黄花拨响。

是的,七蕊金黄来自火山之乡。在五月,火山围坐,七个琴女盛装而出,手捧七卷乐章。

一把胡琴弹汉时明月,胡琴上的苦荞白发如银。

一把箜篌弹盛唐酒家,箜篌上是二三村庄,十里杏花。

一把琵琶弹大宋清秋,辽金为伴。同一片月色,泻出幽云的寒。

于是马头琴悠悠,关河肃然。契丹人、女真人、汉人,如油菜花同时在地图上开遍。南北,本是一家。

一把扬琴雕琢词句,明清暮重,长城寂寥。却有九边兵戈,在玉米的茎叶上拔节;边堡如簇,关山清苦,将生民细细打量。

这是莜麦之秋,而万山红遍,红旗漫卷西风,弹起云州的竖琴:沙棘熟透,粟米金黄,从三十里铺,到四十里铺。

又有一把五弦,飒飒如野风,北魏俨然。

匈奴、鲜卑、羯、氐、羌,同时跃入魏都的大鼎,这便是黄花、黄芪、苦荞、黑豆、黍谷酿出的酒;头锅醉农人,二锅醉诗仙,三锅未出,便醉了江山。

这江山,在七蕊黄花的中心端坐。

于是,在北国的清晨,天空总被花朵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