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要子瑾 | 民族交融,天下大同——民族融合从大同始

我们中华民族是由五十六个兄弟民族组成的大家庭,这个大家庭的形成却是千百年间各民族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方面相互斗争、相互交融逐渐磨合的结果。我们都以炎黄子孙自许,五千年前发生在黄河流域的黄帝、炎帝、蚩尤之间的兼并战争,可以说是民族融合的鼻祖。至于由夏代的“万有余国”到商代的“千有余国”,到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直到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大秦帝国的出现,三千多年间战争不断,每一次战争的硝烟散去之后,都是进一步相互融合的过程。

这里我们想就北部中国大同地区的民族融合做一番简单的梳理。

大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军事地位,也决定了它在民族融合过程中的地位。

大同地处蒙古高原南端,是北方游牧民族和农耕汉民族的交汇地,是连接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纽带。“自昔用武地也”。历史上发生在这一地区的大小战争多达一千多次。然而更多的时间还是汉民族与北方少数民族,经贸往来、文化交流。这种民族间的交流、交融才是历史的主流。

这里我们仅就历史上几次有影响的事件,看一看大同在漫长的民族融合过程中所占的历史地位。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民族融合的先行者

战国时期,七雄纷争,或变法以图强,或改革以兴邦。其中最成功的改革当数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

战国时期战争形成以车战为主,中原地区传统的服装是宽袍大袖。赵武灵王在战争实践中发现“胡人”的服装,上衣下裳,紧身短袖很适合作战,而“胡人”不用战车,单人单骑,这远比战车便捷。于是赵武灵王从战争需要实行了一次彻底的史称“胡服骑射”的改革。这次改革的成果《史记·匈奴传》中有详细的记载:“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而置云中、雁门、代郡。”

赵武灵王的这次改革,不但使赵国“括地千里”国力大增,也推动了车战时代向骑战时代的转变。赵武灵王所置三郡,其中代郡大部,雁门郡一部在今大同地区。这是历史上汉人学习胡人的一次极为有影响的军事改革,也是民族融合的开山之作。后代史家称赵武灵王是战国时代伟大的改革家,我们认为说赵武灵王是民族融合的先行者更为贴切。

汉高祖和亲政策——民族融合的践行者

汉朝建国之初,汉高祖刘邦兴致勃勃地想解决北部威胁,于是亲率大军30万进军平城(今大同市),结果被40万匈奴大军包围在平城东北方的白登山(即今马铺山)七天七夜。战士战死冻死者十之二、三,后用陈平“奇计”才得以解围。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白登之战”。

白登之战后,刘邦深感北方匈奴的实力不可小觑,于是改征讨政策为和亲政策。这个国策践行的结果,终西汉一朝,汉朝和匈奴的联姻二十余起。平城的人们见证了一个个公主盛装嫁到匈奴。从此汉族和匈奴结为连理,边境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商贸往来、文化交流日盛。这个和亲政策中流传最广的当数昭君出塞的故事。大同的琵琶老店就是因昭君当年出塞曾驻跸此店而驰名的。此店原名“东胜店”,因昭君在此入住并将琵琶赠与店主,聪明的店主遂将“东胜店”更名为“琵琵老店”。直到唐代柳公权亲笔手书“琵琵老店”牌匾,使此店名噪一时。尽管有专家对此匾提出质疑,然而昭君出塞却是不争的事实,正史及《大同府志》《左云县志》对此都有记载。至今流传在这一带有关昭君出塞的故事,仍为人们津津乐道。

汉初的“和亲政策”历史影响是很深远的。直到唐代仍实行对突厥的和亲政策。这一政策践行的结果,使边境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风俗等方面潜移默化的相互渗透,使大同地区成为民族融合的发祥地。

北魏孝文帝改制——民族融合的巅峰

规模最为宏大、历史上最为彻底的一次民族大融合,发生在北魏时期。

北魏自公元398年将都城由盛乐(今内蒙和林格尔)迁都平城(今大同市)后,在近一个世纪里完成了很多大业。

首先,东征西讨统一了北方,其次,学习汉民族的先进文化、行政管理。最突出的便是文明太后和孝文帝共同推进“太和改制”。太和改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当数颁布了“均田制”。均田制的颁布影响了后世一千多年。唐朝后来实行的均田制、租庸调制,乃至后来辽、金时代的田制,都由北魏首创的均田制而来。均田制的颁布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先生感于此,提出了“由北魏走向盛唐”的著名论断。这是鲜卑族推行汉化政策的一个伟大创举。

我们所以说:北魏是推进民族融合最为彻底的一个朝代,孝文帝改制中,从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了果断的彻底的改革。这便是“改汉姓,着汉服,说汉语”全盘“汉化”的重大改制。

孝文帝下令,所有拓跋族一律改为汉姓,拓跋鲜卑带头改姓为“元”,其余王公大臣分别改为“穆”“库”“刘”“石”等不一而足。对此《魏书·官氏志》中有专志记载,兹不详述。

孝文帝还下令所有王公大臣上朝一律穿汉服,这一命令当时遭到一些元老派的坚决抵制。孝文帝亲自登门,做这些长辈的工作。今天看来这很简单的改姓易服、推广汉语,在北魏的当时却是一件十分艰难的工作。一些守旧的皇族甚至因此互相串连,想籍此推翻朝政,一些顽固大臣也因此掉了脑袋——这是一次腥风血雨的改革,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彻底的一次改革。

一个统治了北部中国近一个世纪的鲜卑族,为了实现“汉化”,为了最彻底的民族融合,他们不惜牺牲了本民族,悄然消失了。试问现在谁还能指认出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是鲜卑族。这个伟大的民族早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即自觉地彻底与汉民族融合为一体了。今天我们引以为自豪的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形成,其中做出最伟大贡献的当数鲜卑族。所以说,孝文帝推行的彻底“汉化”的改制是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的巅峰。

辽金元时期——民族融合的摇篮

契丹是我国北方辽河流域一个古老的民族,建立辽国后把大同定为西京。辽初“因俗而治”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