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杨刚 | 《大同军堡》:重拾岁月留存影像

  影像技术诞生以来,一直有人在用这种技术手段为中国长城留影。也正因为有一批人士用影像真实地记录了长城,后人才能够透过这些静态或动态的作品回望历史,细致地观察这一人类建筑奇迹的细节,并且应用到长城形象传播以及长城考古与修复中。

  近年来,大同市有不少摄影人在用镜头持续关注遗存在大同不同区县的长城,通过他们的镜头让更多的人认识了长城、欣赏了长城,也看到了保护长城的迫在眉睫。

  2020年深秋,一本名为《大同军堡》的厚重摄影作品集由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出版。这是大同市长城保护领域和摄影领域第一本系统梳理明代大同长城军堡的书籍。图书由摄影人李鸣放主编,由云冈石窟研究院资助出版。

  著名长城专家、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在该书的《序言》中说,“长城是大同历史文化中最闪亮的风景,军堡是其中的一颗颗璀璨珍珠。”“历史风云已经远去,只留下星罗棋布、风姿各异的大同军堡,向我们诉说着昔日烽火与和平生活。”董耀会还“代言”邀请朋友们来大同看看长城,“置身军堡,感受大同长城历史沧桑之美。”

  大同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要子谨作序时说,当你打开中国地图就会发现,逶迤的万里长城恰似祖国母亲佩戴的一条精美的项链。而最闪光的“项坠”就在内外长城组成的大同。这个由许多军堡组成的“环形”内长城就是这条项链上最形象不过的“项坠”。他认为“长城最美在大同”。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大规模修筑长城的封建政权。长城军堡是保障长城防御的根本力量。明政府采用卫所军事管理制度,对九边重镇的军事防御体系进行管理并指挥作战。卫所制军事防御等级从高到低分为镇、路、卫、所、堡,相应的军事防御体系驻军城堡分为镇城、路城、卫城、所城和堡城。

  在明朝著名的九边军镇防御系统中,大同镇军堡群无疑是中流砥柱,甚至是中国最有血性的古代军堡建筑体系。明末大同镇军堡52座,现位于大同市境内的有31座。这些军堡在历史上负载明政府的战略意图、达到军事目的之际,也有力地推动着边疆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建设,对北方社会稳定、经贸发展、民族交往、文明进步产生了不可替代的加速作用。

  时光流转,烽烟鸣镝远去。如今,这一堪称世界级的军事建筑遗址群默默矗立在大同的苍茫大地上,与山脉河流相呼应,与春夏秋冬同冷暖,期待人们去重拾它们往日的峥嵘岁月。

  李鸣放、安晋华、谷润民、曹刚、王同祥等一个因长城而形成的摄影团队历经三年风霜雨雪用他们的镜头重拾岁月,向公众呈现了一部《大同军堡》。这些摄影人没有采用唯美的摄影视角与技法,而是忠于客观存在,真实地记录了当下遗存的大同军堡状况,因此公众在图书中既可以看到古堡内街道整饬、古堡外田畴交错,也可以看到堡墙残存破损、民居荒废;既可以看到居民的严重老龄化,也可以看到古堡与现代文明的碰撞、交汇;既可以看到古村落的空心化,也可以看到还有人在坚守……

  为了提供全视角的古堡空间认识,《大同军堡》对于入编的每一座古堡都优先安排了航拍照片。在高空,不仅可以看到古堡本身,还可以看到它的存在环境——通过环境信息不仅有助于理解古堡的今日存续状况,还可以想象数百年前的风貌与使命。

  翻阅一页页纸张,阅读一张张图片,通过高空的俯瞰与近距离的凝视,大同明长城军堡依然是既熟悉又陌生。其实,这也是大同军堡的魅力之一。这些横亘在晋北的文明奇迹不仅见证过战争往事,也宣示着长城内外人民对和平生活、经贸往来、文化交融的不懈追求。今天,它们更转喻升华为文化符号、民族图腾,成为中华精神的重要载体。面对如此充满张力的文化遗产,每一次面对长城必然会有不同的感受——无论是对其恢弘的震撼,还是对其残损的痛心。

  欣逢盛世,建设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已经写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此情此境,面对通过影像呈现在公众眼前的大同长城军堡,我们在欣赏作品之外更应该增强爱护长城、保护长城的意识,在日常行为、经济行动中多一分行动自觉,上下同欲、全民共举,万里长城必然永不倒!

来源:大同晚报

作者: 杨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