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大同美食——家乡的混糖月饼

南方以大米、糯米为材料的食物品种多。北方产小麦,以小麦面粉为材料的各色面食多,蒸、煮、炸、烤各色各样。七月十五蒸面鱼儿,八月十五打月饼。每年一进阴历八月,家乡左云的人们就忙着打月饼。月饼是家乡烘焙食物中最具有代表性的。

相传我国古代就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北京的日坛月坛就是皇家祭日月的地方。民间也有每逢八月中秋祭月的风俗。月饼最初是用来供奉月神的祭品,祭祀之后自然要分享。后来人们逐渐把中秋赏月与品尝月饼,作为家人团圆的象征,慢慢地月饼也就成了节日的礼品。

传说月饼还在农民起义中传递过信息。元朝末年,汉人不堪元朝的残暴统治,纷纷揭竿反元。但元军控制严密,起义的组织者无法传递消息。适逢中秋节将至,触发灵感生妙计,在互赠的月饼里面夹纸条,写着“八月十五杀鞑子”,约定在八月十五那天起义,推翻暴政。

传说未载入正史,但月饼流传下来了。过去缺白面,打月饼时有的人家用好白面,也有人家加一点带麸的黑白面,还有的人家为节省就不用糖,而用糖精代替,再加上各家各户手艺不同,味道也就各不相同。后来城里乡下都有了专门加工月饼作坊店铺,人们就把材料带齐,到作坊排队按顺序加工。省了不少事,质量也有保证,毕竟作坊的师傅把胡油、糖和面粉和一起时,技术更精湛一些,这也正是月饼质量高低的关键。

现在尽管食品店里常年卖月饼,但每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前,左云城乡的人们多数都要自家打月饼,是那种混糖饼子,就是不分皮馅一体化里外通吃的饼。备好面粉、胡麻油和糖和饼馅儿,准备打月饼,还讲究三油三糖或者四油四糖的比例。当然有的人血糖高,不宜多吃太甜的。打月饼时先把和好的面分成剂子,捏圆,带馅儿的包好馅儿,不带馅儿的直接擀扁,入烤炉烘焙。常用的馅儿有豆沙的、五仁的、青红丝的,或者其它别的。早些年的月饼作坊,用的是自己设计垒砌的上下双面炭火烤炉,不太容易掌握火候。后来全部使用燃气烤炉和电烤炉,安全又干净,省时又省力。

刚出炉的月饼,热乎又虚乎,颜色焦黄,油香糖香芬芳,外脆里糯,趁热吃一个美死个人。打好的月饼降了温度,存放在陶坛陶罐里,再放上两枚红果子,过几天取出来吃,饼香中又加了果香,四处弥漫,与瓜果飘香的中秋节成为绝配。

除了小月饼,家家户户还一定要打个更大的月饼,中间常常印一个暗红色的“月”字,那是傍晚专门祭拜月亮的。现在也有人家会再多做一个大月饼,印上暗红色的“日”字,用在中午祭拜日头。当然还有的人家没时间,缺人力或者出行不方便,就干脆直接从作坊或店铺买上几套。有传统的混糖月饼,还有更精致更讲究的提浆饼子,硬壳包馅儿,花轱辘的边儿,乳黄色,好看又好吃。

有人说内蒙丰镇的月饼好,有人说神池的月饼好,也有人说邻县右玉的月饼好,我觉得左云的月饼就挺好。

中秋佳节打月饼,吃月饼,寓意阖家团聚,圆圆满满。亲戚朋友之间,刚订婚、结婚的男女双方亲家都会互相赠送月饼,送来送往的其实不仅仅是月饼,更是传达深深的情谊。现在的物质条件太好了,互相赠送月饼的风俗却逐渐淡化了。人们越来越觉得,相互赠送的过程就是个交换的过程,有些琐碎有点啰嗦,还不如省点事儿,谁也不送,大家都挺忙。

早年人们只在中秋节来临时才打月饼吃月饼。中秋节前后正是农村起山药蛋的节令,忙着起山药蛋中午常常不回家吃饭,带上几个月饼带壶热水,带上几个果子和梨,就是一顿中午饭。别处的月饼吃几天,家乡的月饼吃过年。食品店里常年有月饼,实际上是月月饼,一年四季无论哪一天想吃月饼都能行。

最让我难忘的是两种月饼。一种是母亲亲手做的麸子面加糖精的月饼,用木梳子压的花纹,用葫芦把子蘸桃红打个红印。另一种是在左云县城读高中时,晚上十来点,站在西街小卖部窗口外,咽下的那一口一口月饼。一毛七分钱一个混糖月饼,吃时也不就水,就的是飘飞的雪花和冷风,一生难以忘怀。

来源:《大同文旅》第40期 郭宏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