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

成龙回忆武行艰险往事,受伤无数次……

  成龙回忆武行艰险往事:每天摔下来无数次,呼吁更多关心动作电影人,关注大明星背后的替身。业界嘉宾纵论“成龙电影现象”,尹鸿教授认为“功夫动作电影是中国电影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


作为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的重要环节之一,“龙”影40年成龙电影现象研讨会在山西大同举行。当天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发起人、演员成龙,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贾磊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编剧、导演、制片人文隽等嘉宾出席研讨会。成龙深情回忆当年做武行的艰险往事,呼吁业界更多关心动作电影人,关注大明星背后默默无闻的替身。

成龙回忆武行艰险往事:每天摔下来无数次呼吁更多关心动作电影人


关注大明星背后的替身研讨会开始,成龙登台致辞,他表示作为电影人,应该更加爱自己身边的人、爱自己的国家,当初困难的时候他曾被别人热心帮助过,现在有能力了,也要出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成龙还回忆当时做小武行时的艰辛,“当时打一天只有五块钱,我每天要跳下来摔下来无数次,导演问有没有事,我永远都说没事,因为只要说有事,明天就不用开工了。”


成龙说,“动作演员比文艺片演员还难演,为什么没有人去关注他们?现在大明星来现场摆个架子就完了,那些飞过来甩过去的镜头都不是自己演,他们有各种替身,什么手替脚替肩膀替,都是动作演员在幕后做的,我做这个动作电影周,就是想把幕后电影人推给大家。”

成龙不断提拔新人、发掘新人,为动作片新人的崭露头角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如今成家班已经发展到第九代,人数超过100人,为动作电影贡献源源不断的新力量。回忆自己的从影生涯里,成龙谈到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爱国情怀。“在香港没回归之前,我是不中不西的一个人。”身份上的困惑是成龙的一个痛点,漂泊的香港人在精神上缺乏归属感。那个时候他拍了《醉拳》、《警察故事》等等,这些电影都有追寻家与国的向往,他在现场深情表示:“成龙很小,国家很大。”对于祖国的拳拳赤子之心表露无疑。


活动结束后,成龙还把自己签名的自传捐赠给了大同市图书馆收藏,他表示今后会把自己的电影分镜头画面全部做成书,持续地赠送到全世界的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