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

月饼市场烽烟再起


本报记者 刘培现

“八月十五月儿圆,中秋月饼香又甜。”
随着一年一度中秋节的临近,作为应时食品的月饼又走进人们的视野,月饼市场开始活跃起来。外埠月饼早早上架,本市厂家纷纷出击,就连许多平时不涉及食品生产的厂家也纷纷出来,在街头巷尾摆摊设点,意图在月饼市场分上一杯“羹”。
与往年不同的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和《食品安全法》的实施,给今年的月饼市场增添了变数。今年月饼市场价格、品种如何?日前,记者走访市场和部分企业,进行了深入的了解。
销售情况:本地产品占主流

月饼市场也许是本地产品唯一能占领的食品市场“高地”了,这主要是取决于食品保鲜期短的特点。也正因如此,我市的食品企业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不至于败下阵来。今年的月饼市场依然如此。记者在市场上看到,青松、新发广、麦香基等本地食品企业的月饼很受欢迎,适中的价格、符合大多数人的口味,成为不少消费者的首选购买目标。
青松综合食品厂厂长高耀山说,月饼从备料生产到送到超市销售,需要一定的时间和中间环节。外地月饼从出厂到运过来送到超市销售,需要的时间长,而本地食品厂家中间环节少,运输成本低,同等重量的月饼价格要比外地月饼便宜。所以本地月饼一直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此外,本地月饼在口味上也更符合群众的需求。
记者在几家大型超市看到,在外地月饼销售柜台前,中低档月饼光顾的消费者也不少。而在四五百甚至六七百元一盒的高档月饼柜台前,显然是看者多,问津者少。实惠型月饼占据市场主流,与国际金融危机的关系不能说一点也没有。
市场角逐:品种价格是关键

今年6月份实施的《食品安全法》不仅取消了食品免检制度,而且要求食品生产企业建立食品的原料、食品添加剂等相关产品的进货查验制度,提出了原料、产品可追溯等等要求,这无疑提高了月饼的生产门槛。
但是记者在市场上看到,今年月饼价格和往年基本差不多。个中原因何在?新发广负责人景义斌说,《食品安全法》的实施对一直从正规渠道进原辅材料的厂家并没有多大影响。不同的是,今年鸡蛋、油的价格大幅上涨,对月饼的生产有了一定的影响。他们考虑到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今年月饼价格基本没有上调,生产厂家自己消化了,企业在利润上自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要占领市场,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为赢得市场,我市各生产厂家在品种上也使出浑身解数。青松综合食品厂推出了低糖、无糖系列月饼,像苦荞月饼、绿茶月饼,并从北京请来师傅生产低糖双酥京式月饼、苏式月饼,市场销势看好。特别是苦荞月饼,据说有多少货就能出多少。以传统地方特色月饼为主打品牌的新发广,今年主推混糖月饼、酥皮月饼、提江月饼,吸引了一大批喜爱传统月饼的消费者。麦香基也以过去一直受消费者青睐的品种为主,精心打造五仁月饼、豆沙月饼、枣泥月饼等老品种,往年受到欢迎的适应糖尿病人的红豆沙、板栗、南瓜蓉等品种也是他们今年的主推品种。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多年的品牌效应,本地厂家的“团购”业务很多,青松、麦香基、新发广等都有大批量的团体订户。
“地摊月饼”:卫生状况实堪忧

说起月饼市场,就不能不说街头巷尾遍地开花的形形色色的“丰镇月饼”“神池月饼”:在热闹的马路边,弄一套烘烤设备,雇几个工人,搭一个棚子,在汽车尾气和飞扬的尘土中就开张了。据估计,马路边这样的“地摊月饼”在市区内不下100家,这样环境下生产出来的月饼卫生状况确实让人担忧。
要卫生许可证?没有!要从业人员健康合格证?没有!原辅材料进货查验凭证?没有!出厂检验记录?更没有!这样的地摊月饼,居然堂而皇之地遍及街头巷尾。
地摊月饼为什么有市场?价格较低自然是一个原因。地摊生产的丰镇月饼、神池月饼一般卖一个1.5元左右,而正规厂家生产的同类产品或者本地较有市场的混糖月饼卖2元左右一个。几毛钱的差价,自然吸引了一部分图便宜的群众。地摊月饼闻起来很香,吃起来口味也不赖。但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地摊月饼使用的食油是未经过过滤的“毛油”,即小作坊加工出来的油,加工工序少,虽然闻起来香,但是对人的健康不好。地摊月饼能存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不能不“归功于”多头管理、多头执法了。按说,工商、技术监督、卫生防疫、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都有对月饼的监管义务,但是不知是因为龙多不治水,还是其他原因,至今没有一家真正管起来。
其实,地摊月饼最大的危害,还是对消费者健康的威胁。尘土、汽车尾气、苍蝇乱飞的环境中生产出来的产品,怎么能让人吃得放心?
前几天,省政府召开了中秋国庆两节期间食品安全电视电话会议,要求食品安全各职能部门加强对月饼、餐饮酒店等的食品卫生的监管,确保群众两节期间的食品安全。地摊月饼无疑应在此列,但愿这次整顿能收到实效。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饼不同。进入农历八月,就进入了月饼消费的旺季,“月饼大战”的高峰期也随之开始。小小的月饼,寄托了人们对团圆的美好愿望,也承载着商家对市场的无限期待。但愿更多质量过硬的产品占据市场主流,让老百姓真正吃得放心、吃得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