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大同从古至今出美女,原来是有原因的!!!

 2018-05-04 15:52:20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大宝  关注热度:

  

         清朝人杜文澜编纂的《古谣谚》卷49,刊登一首题为:“大同 蔚州 宣府 朔州语”的明代民谣为:“大同婆娘,蔚州城墙,宣府教场,朔州营房。”民谣后还有段注释称:“大同妇人好饰尚脂,多美而艳。夫妇同行,人不知是夫有是妇也;宣府教场东西几十里,南北二十里;蔚州城磨砖所砌;朔州近山易采木,营房檐廊,今颇倾颓,语云亦不诬也”。可见,大同妇女远在明代以爱打扮,相貌出众,已远近驰名,时至今日依然如故。


 
  明代大同作为九边军事重镇,驻军多达13万众,军旅文化颇为发达,随着“开中法”的实行,军屯、商屯、民屯屯田制度的发展,加上通贡互市,这里经常是“贡使络绎,商队接踵”。蒙古求贡,从永乐元年(1403)至隆庆四年(1570)160年间,入贡800多次,每次多达数千至万人,贡使最多时达24114人。每次入贡除限额进京人数外,多留在大同,“往来接送及延住弥月”,可见当时这种经济特殊形式的繁盛。这里又先后三设马市,既有官市,又有民市,还有月市、小市。晋商以地近之利,既是盐商、粮商,又从南方贩来商品,招来行商,使大同成为著名的皮毛集散地,粮食集散地和棉花棉布市场。特别是隆庆议和后,“四十年无用兵之患,路边旷土,皆得耕牧”。诚如《五杂俎地部二》称,“九边如大同,其繁华富庶,不下江南。而妇女之美丽,什物之精好,皆边塞之所无者。市款既久,未经兵火故也”。在这种军旅文化、商业经济发展的背景下,加上大同女子好饰貌美,因而名声在外。据小说《梧桐雨》第六回:“话说山西地方,生出来的女子,都是水喷桃花一般,颜色最好,资性也聪明。大同宣府一路,更觉美貌得多。故此正德皇帝,在那里带了两个妃子回朝,十分宠爱。”大同女子多艳名,除了天然资质,举世艳称大同女子,更得力于明代以来各地莺花之盛。《野获编》卷二十四“口外四绝”条:“一曰大同婆娘。大同代简王所封,乐户较他藩多数倍。今在花籍者尚二千人。京师城内外,不隶三院者,大抵皆大同籍。中溢出流寓,古所谓路歧散乐者是也”。
 

 
  明代大同女子中出过数位闻名遐迩的人物。因话本和戏剧而出名的苏三,其情节并非虚构,其明时的档案至今保存。据载,苏三,原名周玉姐,大同周家庄人。其父为大同府山阴知县,周玉姐从小聪明伶俐,在其父熏陶下琴棋书画无所不揽。玉姐生母早逝,其父续弦,父又过早离世,继母将她卖给人贩子,又将其转卖到北京苏淮妓院,排行第三,遂称三儿,花名玉堂春。因是大同姑娘,才貌出众,加上一双纤足,分外惹人,又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因而很快名声遐迩。苏三与官宦子弟王景隆之间十分曲折的爱情故事,多少年来不知打动过多少人的心,为之叹息,为之落泪。戏剧《玉堂春》、《女起解》的演出经久不衰,至今连外国人张口就唱“苏三离了洪洞县”可见其魅力。

 
  大同女子魅力,也招来皇上的芳心。明武宗朱厚照,称正德皇帝,史书上说他:一生耽于滛乐嬉戏,致朝政废弛,内忧外患。朝中先是刘谨等八大太监专权,人称“八虎”,接替刘谨的是江彬,江彬于正德六年(1511)任过大同游击,后被武宗留在身边。江彬常在正德耳边称大同女子如何美,正德听得心驰神往,遂于正德十二年八月初一欲出居庸关来大同,被巡关御史张钦闭关劝阻,史称“御史三疏”。次年七月,自称“特命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朱寿”统帅六军出征。凤临阁的故亊就发生在其时大同期间。蔡东藩《明史通俗演义》第四十九回“幸边塞走马看花,入酒肄游龙戏凤”后面注释中称:“游龙戏凤”一节正史中不载,而稗乘记及轶闻,至今且演为戏剧,当不至事属子虚。”从而肯定了此故事的真实性。著名散文家阿英,亲临大同对凤临阁的故事、遗址进行考证,用典故和传说证明故事的真实性。史学家、文学家端木蕻良在1984年9月5日《北京晚报》上发表评论,讲述了李凤姐的身世及其暴死原因,对李凤姐无视皇恩的壮举表示赞赏。北京居庸关“关沟十八景”中的“白凤塚”,至今坟头上白沙、白草。正德来同,演绎了“游龙戏凤”后,而李凤姐至死不受封,执意劝说正德以国事为重:“国不可一日无主,朝不可一日无君”,劝他不要贪图美色,尽快返京。正德西行私访遇美女、名妓众多,贪图钱财者有之、谋求攀龙富贵者有之、迫于权势忍气吞声、流泪饮涕者有之。而李凤姐却顾大义、灭私情、顺民意、劝君悔,诚如蔡东藩在《明史演义》中第49回后评曰:“且闻武宗还宫,实为李凤(李凤姐)死谏,以一酒家女子,能知大体,善格君心,殊不亏为巾帼英雄。”作为一个普通民女,在皇权至高无上的封建社会里,能做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赵一德先生在《重修凤临阁碑记》中也指出:“不因地位悬殊而始乱终异,不以一夜风流而过眼烟云。有庄谐之雅趣,含人间之真情。民间广为传诵者,珍其情也”。因而这也正是490年来,以戏剧、影视、曲艺、故事、传说久传、久演不衰的原因,也正是它生命力所在。李凤姐能有如此大义,以“国事为重”的胸怀,无愧于“巾帼英雄”的赞誉,就凭这一点,永远值得传颂。这也正是重修凤临阁的意义所在。


 
  明代大同妇女出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同金莲甲天下”。前面提到的周玉姐、李凤姐她们都有一双纤足而出名。苏三起解,沿途行走艰难的场面;凤姐端菜上酒飘飘欲仙的神态,让正德神魂颠倒,要菜不动筷;斟酒不动杯,将两眼盯在一双纤脚上,看不够,怜又爱。
  缠足陋俗起于五代南唐李后主,此人好读书,善作诗,工书画,知音律。但在政治上是个昏君。他的宫嫔窅(Yao)娘,美丽纤巧,善歌舞,后主专门为其制作了6尺高的金制莲台,命窅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作新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台上翩翩起舞,飘飘欲仙,使舞姿更加优美,回旋有凌波之感。从此在封建统治者倡导下,代代相沿。到宋徽宗宣和年间,汴京闺阁已是“花靴弓履”。陆游《老学庵笔记》中,述当时已出现了一种专用的缠足鞋,称“错到底”。这种恶习从宫中的“宫样”,到官僚贵族的“官样”及在名妓中推开。又从汴京、临安等大城市蔓衍开来,从北方到南方,由中原到边塞。大同从石敬塘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从此被契丹、女真、蒙古统治长达433年。在南宋缠足之风盛行时,女真女子也开始效仿,且有专为缠足用的“瘦金莲方”,由北传到南。作好金的西京陪都大同,缠脚之风由金而始。元朝蒙古人进入进中原后,他们不提倡也不反对缠足。元曲、元杂剧中,每写到女足,动辄以纤小著称,诸如“双尖不露行复顾”、“一尖生色合欢鞋”等。明代大同妇女缠足进入盛行时代,清代达到鼎盛。
  姚灵犀先生专门收集的缠足资料编《采菲录》正编、续编、三集、四集、新编和精华录中认为妇女缠足,首推大同妇女,所谓“从来脚小说山西”,山西又以大同为最。大同妇女自明以来,一直成为全国最负盛名的地方。所谓“北地胭脂向推大同为独步”。当时全国北大同,南益阳(湖南益阳女子纤足,为南方诸省之最,有“龙阳女子,益阳脚”之谚),为旧时莲迷推崇的“妙莲”产地。谚有“大同尖,益阳平”之说(《采菲新编》)。大同邻近的宣化、蔚县以及邻省陕西、甘肃缠足之风仅次于山西。当时衡量小脚的所谓“妙莲”标准:瘦〔指小脚的整个体形要瘦窄〕,小〔指小脚形体要短小〕,尖〔指脚尖部分要尖细〕,弯〔指小脚因折腰,凹心形成弓弯〕,香〔指金莲干净洁白蕴含芳香〕,软〔指金莲软若无骨光滑细腻〕,正〔指小脚周正匀称,不歪不邪,不偏不倚〕。更有甚者清人方绚把金莲分为神、妙、仙、珍、清、艳、逸、凡、贗九品以分上中下。大同妇女小脚被推为全国之冠,是因为大同“香莲长者不过4寸,小者则二寸不足也,且均脚根周正,脚背低平,无钝板可憎之状”(钟闲《云中新月记》见《采菲录》续编)。且大同妇女足之大小与身体高矮肥瘦成比例,“肥者足稍肥,瘦者足稍瘦”。著名金莲学家李渔认为:“足之最小而无累,与最小而得用者,莫过于陇之兰州,晋之大同”(《湖上李渔偶录之一》)。
  大同女子缠足六七岁即开始,选福寿双全的老人,择吉日,一般多在年节、五月端午或女孩儿生日。女孩把脚洗净,修剪指甲,洒上明矾,坐在小板凳上,先缠右脚,后缠左脚。用长长的缠足布层层缠绕,细针密码,一般分3个阶段:先缠足趾,次缠外脚把骨,最后把脚缠成弓弯短小,足心凹陷,脚背隆起,长度缩短。常言道:“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缠足之痛苦,惨绝人寰,要缠就一双金莲,尽管有“瘦金莲方”、“软骨药”、“妙莲散”等止痛止烂之药,仍是个个皮肉溃烂,人人脓血淋漓,日则坐立不安;夜则痛不能寐,历尽极度煎熬,残遭折磨,方才求得一双被吹得天花乱坠、实属畸形残废丑陋怪恶的所谓“金莲”。数百年来,无数无辜的女子真不知抛了多少辛酸之泪。

  清代满族女子并不缠足,清统治者还一再下令禁止妇女缠足。因积习难返,到康熙时,禁缠足只好作罢。于是缠足之风一浪高过一浪,一发不可收拾。连满人女子也缠起“刀条式”的小足,称“旗足”。
  清代大同妇女缠足风达到鼎盛,遍布城市农村,几乎无女不缠足,且越缠越小,以足之大小分贵贱美丑,以3寸之内为金莲;4寸以内为银莲,大于4寸者称铁莲,于是言及金莲势必3寸,3寸成为妇女缠足的达标点。有莲必有莲袜、莲鞋、膝裤等装饰。莲鞋,大同妇女莲鞋,有高底鞋、平底鞋、靴子之分。底分木底、皮底和布底。特别是姑娘出嫁时的喜鞋,多穿“木底贮香鞋”,木底上镂空雕莲花、梅花等,内置暗屉,贮藏香料、香粉,新娘下轿,足踩黄道(或红毡),一步一朵花,故称“步步莲开”。莲鞋还有睡鞋、套鞋、皂鞋等各有其用。清末,莲鞋由高帮转向低帮,绣花皮底莲鞋,品种极为繁盛。那时的大同妇女,多穿四朵花膀身,下穿缎裙子,鱼白花袜,绣花皮底鞋,千姿百态,以为时髦。此外,还有专为缠足妇女穿的紧贴莲鞋的裤子,称“膝裤”。


 
  过去盛传大同的“赛脚会”,其实是明清时代大同烟花中所为,非大同妇女所为。明代烟花中,大同婆娘,扬州瘦马,艳名远著。其原因也就在于大同女子小脚甲天下,扬州女子同样有双“黄鱼脚”,颇受莲迷青睐。“玉堂春”中的苏三,之所以能成为京城名妓,与她是地道的大同姑娘,有双纤足有着直接的关系。当时娼妓缠足,讲究袜履精致,以为媚客之道。 “赛足会”,《采菲录》中,有生动形象的描写和介绍。“所谓赛脚会,是指小脚会、也有称为晒脚会、亮脚会、晾脚会的,其目的在于比赛小脚”、“赛脚会最出名的要数山西大同,大同赛脚会相传始于明代正德年间(1506~1521),举办时间每年农历六月初六。根据邹英《葑菲闲谈》所述,大同赛脚会是在庙会期间举行的。大同有十二大寺庙,十二年中各轮值一次承办赛脚会。届时弓弯纤纤,自问可以人前夸美的女子,莫不沐浴薰香,浓妆淡抹,尤其是把一双小脚儿收拾得格外讲究。而后来到会场之中,将一双小脚露出来任人品评。经过初选,挑出优胜者若干名集合在一块儿,再行评比,最后公决出结果。第一名称“王”;第二名称“霸”;第三名称“后”。当选的三人得意洋洋,欢呼雀跃,以此为莫大之荣幸,他们的丈夫或父兄也满足喜气,当众向大家表示谢意。当选女子的纤足,一任众入观摩,但只限于纤足,容貌是不许窥视的,倘若有人意图一睹花容,那就是居心不良,意图不轨,众人会群起而攻之,而且对他下逐客令,从此以后此人不得进入赛脚会场。”赛脚会结束后,富家女子多将小脚染成红色,是在六月六夜半,她们“采凤仙花捣汁,加明矾和之,敷在脚上,加麝香紧紧裹之,到第二天全足皆赤,纤纤如红菱,愈觉娇艳可爱”。
  这段有关大同赛脚会的记述,确实奇文妙语,有时间、地点、有人、有事、有因、有果,新闻的5个W具备,且引文有据,令人信服。但细分析推敲,却与理不通,与亊不符,以点代面,以偏概全,完全是文人骚客、特别是那些“莲迷”们,道听途说,加以文学上的创作性的杜撰罢了。其一,缠足时代的女子,将金莲视为女姓身体中最隐秘部分,爱护备至,珍而秘之,绝对不能让外人看到。连平时洗足,也是日则掩闭房门,夜则不燃灯火。女子裹脚是不会让异性看到的,往往匿身于炕厢与灶间旮旯,背着身子洗剪包扎。一但被人窥见,便如同被人奸滛,受到莫大污辱。其二,明清大同妇女,大家闺秀束之闺阁;小家碧玉也不轻易露面,平时同龄姐妹描花绣凤,遇有节日、庙会,必同父母兄嫂结伴而行,“三从四德”、“女儿经”等封建道德观极强,封建礼教管束颇严,良家妇女不得越雷池一步,更不会抛头露面去参加丧风败俗的“赛足会”。其三、说赛足会为每年六月六在庙会期间进行,十二大寺庙轮值。六月六为天贶(Kuang)节,大同称开园日,菜园开园遍插五色旗,祭龙神。而在庙会上赛小脚,岂不是亵渎神灵,能祈下雨吗?老百姓认可吗?其四、文中“赛足会只限于纤脚,容貌不许窥视”,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中,只看足,不露面?是钻席筒?还是蒙面?真是掩耳盗铃,不能自圆其说。
 

 
  综上,前文中所述赛足会,非大同良家妇女所为,是文人骚客即所谓莲迷们杜撰的文字。即使有类似赛亊,是在大同的烟花女子中进行的赛事,通过比赛以决出“王”、“霸”、“后”,以便莲冠群芳,提高自己的身价,招徕嫖客,以莲作为迷客助淫之具。明清中浪子嫖客,不是有索足入握,解缠吮吸者吗?更有甚者妓鞋行酒、纤足敬烟不是被吹捧为风月场中的艳事吗?把烟花场中的赛亊,看成大同妇女的盛事,以偏概全,也就不足为怪了!
  据本人多年潜心研究地方史志所知,大同所谓“赛足会”,决不是“晒足会”、“晾足会”。而是在庙会期间,妇女们华服靓装,打扮得花枝招展,特别是在双钩上穷极巧丽。妇女脚小,不便在大街上拥挤,又怕人多,踩了绣花鞋,于是提早站在铺檐下的台阶上。明清时,大同四大街宽12米,人行道6.56米,铺檐下5~10级台阶。其时,四大街的台阶上各色绣花鞋一字排开,五颜六色,争奇斗艳,千姿百态,格外惹人。大街上人们除看节日社火外,就看台阶上妇女的绣花鞋,特别是外地人经此阵势,开了眼界,大饱眼福。于是传扬出去,被吹捧为“赛足会”。还有在各庙会期间,“踩青逛唱”,看戏时,同样妇女站在戏台对面庙门前的台阶上,人们看戏之余,也回过头关注一下那一字排开纤脚纤鞋,品评一下,也是“赛足会”。在“踩青逛唱”期间,时近中午,各家利用树木,搭起凉篷,支起伞,各据地盘,生起火锅,摆上食盒,围在一起野餐。年轻人还围在一起饮酒、划拳、边野餐,边互相观摩,走亲访友,笑语盈野。还有父母借此机会为子女相亲的。这样必然招来一些轻薄儿,专门看女孩儿的纤足,还给命名各种名称:诸如“活鱼式”、“闹钟点地”、“鸭子浮水”、“蝴蝶落地”、“凤凰归巢”、“步步莲开”等名称。酒足饭饱,看够、玩足后,就坐上“京轿车”、“四飞檐”、“二驴轿车”、“二套马车”、“席篷大车”,动身回城。车过城关角时,两边台阶上簇拥着看热闹的群众,每过一车都加以品评,穿红的脚小,穿绿的莲俏,欢笑声伴着马铃声,笑语盈路。人们把这称为“赶小会”。以上这些都是外地人盛传的“赛足会”实况。
 

 
  就这样,年复一年,从明至清,年年如故,代代相依。一双纤脚成为女性“美”的重要条件,成为女孩儿的“资本”。过去大同有句俗语叫“脚小遮百丑”,只要有双纤脚,就增加了一半人才,否则长得美若天仙,只要莲船盈尺,也不过是“半截美人”。三寸金莲又是旧社会男女择偶的重要标准。每当相亲时,先从脚往上看,一双莲钩之巨细,往往重于容貌姿色,更重于女子的贤淑。结婚拜天地时,裙下金莲成为全家乃至亲朋关注的焦点,只要纤足一露,合家欢喜,为喜庆的场面喜上添喜;否则阴云密布,带来晦气。在爱美成性,宁做时髦的奴隶,也要获得“美”的赞誉;宁愿通年省吃俭用,也要“必得纱罗而服”的大同妇女来说,纵然伤皮破肤,断骨折筋也在所不辞。于是你缠我也缠,你小我更小,“要在人前显贵,还得背后受罪”,争姸斗媚,代代相袭。直到近代“天足运动”开展以来,为消灭这种陋俗,整整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奋斗,据《山西省统计年鉴》载,1934年大同仍有缠足者4561人,直到新中国成立时,大同边远山区仍可见到缠足女。
  天下最惨事莫过于女子缠脚,缠脚使女子无端遭受折磨和痛苦。一双纤足,步履维艰,妨碍了妇女正常参加社会工作,阻扰了女子社会活动,女子困守闺阁,孤陋寡闻,又失去了谋生的本领,从而滋长了女子的依赖心、骄惰性和自卑惑,也就使得女子的社会地位愈来愈低。女子为了缠足、裹足、洗濯,荒废了大量的光阴,呕心沥血忍受痛苦,最后达到莲迷们眼中的“标准”,因缠足而残废的人大有人在,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即使是“妙莲”,也是残废,也不会有幸福而言,充其量也不过是供人玩赏摆弄的玩偶而已。女子缠足,人口半数为残废,等于“半边天”没有撑起来,从而加剧了贫困。残废妇女往往又无力救养孩子,溺婴之风日盛,被溺者又多是女婴。这都是明清社会存在的实际问题。唉!害人的小脚。
  来源:大同新闻网
  编辑:吴小娟
  编发:大同县旅游中心

返回新大同,查看更多
本文地址:https://www.sxdt.com.cn/show-12-15935-1.html

哆哒一下您儿此刻滴心情:

栏目推荐

@全体车主:大同10月23日起申领电子驾驶证!附操作指南

@全体车主:大同10月23日起申领电子驾驶证!附操...

为深化公安交管放管服改革,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进一步扩大改革措施覆盖面,自今年10月20日起,在全国第一批推广应用基础上,驾驶证电子化公安交管便利措施将在太...更多

2021-10-15 19:07:05
扩散:浑源西互通入口匝道施工,浑源西收费站禁止所有车辆驶入!

扩散:浑源西互通入口匝道施工,浑源西收费站禁止...

关于荣乌高速浑源西互通入口匝道施工的通告因荣乌高速浑源西互通入口匝道施工,自2021年10月20日0时-21日0时,浑源西收费站入口禁止所有车辆驶入。届时从浑源西收费站驶入高速的小型汽车可绕...更多

2021-10-15 19:06:30
关注!浑源县2021冬季集中供暖正式点火运行

关注!浑源县2021冬季集中供暖正式点火运行

10月13日上午,浑源县冬季集中供暖点火仪式在县热力公司举行,标志着我县今冬集中供热正式启动。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赵昱清,县委常委、副县长曹启龙出席。市政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热力公司...更多

2021-10-15 19:05:19
【活动预告】对话·跨越时空——于小冬探“旺”大同美术馆

【活动预告】对话·跨越时空——于小冬探“旺”...

细雨绵绵,秋去冬来,大同美术馆再次迎来一位画家中的战斗机——天津美术学院教授于小冬老师。探旺大同美术馆专题活动于小冬导览忻东旺展览绘画是画家的信仰,只有在绘画的世界里,画家之间...更多

2021-10-15 19:04:07

探“旺”第五期——策展人王春辰直播导览忻东旺...

2021年10月6日,策展人王春辰为您直播导览忻东旺展览。现场直播,预约精彩内容不错过探旺第五期专题活动策展人王春辰直播导览...更多

2021-10-07 12:17:06

画家中的天才画家——赵培智眼中的忻东旺

左起:赵培智 张宏芳 杨俊芳2021年9月21日,著名艺术家赵培智先生来大同市美术馆,观看时代肖像忻东旺艺术作品展。赵培智是...更多

2021-09-29 15:55:28

新水湾 金懋府 御锦源 新尊府等28小区可办房本!

大同市房屋产权登记确权颁证清零行动第二批已完成不动产首次登记小区名单按照中央、省委、市委在党史学习教育中开展我为群众...更多

2021-09-29 15:52:30

大同办理不动产转移登记需携带哪些资料?

大同庞女士购买的绿地璀璨天城1号楼的房屋,现致电热线咨询,如何办理不动产转移登记,且所需材料有哪些?  12345解答: ...更多

2021-09-29 15:49:01

大同市平城区2021年公开招聘中小学教师网上报名...

大同市平城区2021年公开招聘中小学教师公告已于2021年7月27日在大同市人民政府门户网(www.dt.gov.cn)发布,受国内疫情影...更多

2021-09-27 12:00:46

[大同晚报]贾方舟深度解读忻东旺艺术作品展

 时代肖像——忻东旺艺术作品展9月1日在市美术馆开展以来,吸引了全国各地美术界人士参观。16日,带你看展览——贾方舟解读...更多

2021-09-18 09:16:23